当前位置:首页 > 莫邪青锋 > 要闻
把女信徒当“妃子”,这是怎样一个邪教头目?
2018-06-12 08:14:00    来源:中国反邪教

  无邪君曾讲过不少邪教主利用“末日论”招揽人心、装神弄鬼致人死亡、三妻四妾儿女成群的故事。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个诞生于加拿大的小型邪教团体。

  该邪教发展于距今并不遥远的20世纪80年代。也许那时你已出生,但你是否敢想象,世界的另一端,正上演着不得不打马赛克的血腥场景——

  ▲洛克•里奥特(Roch Theriault)

  时间回到1988年9月28日,这天,32岁的索朗歌(Solange Boilard)突然感到胃痛难忍,她向所在社区的领袖洛克●里奥特(Roch Theriault)求救。之后,在没有任何医疗设备的条件下,毫无医学素养的里奥特为索朗歌实施了“手术”:

  他先用橄榄油和糖浆给索朗歌灌肠,然后切开了她的腹部,徒手掏出了她的一段肠子。接着,里奥特让另一名女成员葛布丽(Gabrielle Lavallee)用针线把索朗歌的肚子缝起来,将一根管子插进她的喉咙里,让其他女性对着她的身体吹气。

  不出预料,索朗歌第二天就死了。

  这场骇人听闻的“手术”直到第二年才因为当时负责缝合的葛布丽报警而真相大白。事实上不仅是索朗歌,葛布丽自己也在那几年接受了不少“治疗”——她的生殖器遭到电焊,背部皮下有断掉的针头,八颗牙齿被强行敲断。

  终于,饱受摧残又忍气吞声的葛布丽幡然醒悟,因为喝得大醉的里奥特把她的手固定在桌上,再用猎刀砍掉了她的整个手臂。他还切掉了她的一部分胸部,并用刀背砍她的头。所幸的是,葛布丽成功出逃并报了警。

  你也许难以置信,胃疼为什么不去医院?葛布丽为什么不早点报警?其他人为什么纷纷沉默?在人类已相当文明的1988年,怎么会发生如此残暴和野蛮的事?

  用“末日论”创立邪教

  ▲蚂蚁山的孩子

  葛布丽所在的社区名叫“蚂蚁山的孩子”(Ant Hill Kids),前面提到的手术实施者里奥特便是这个社区的建立者,初创时追随者只有9名妇女、4名男子和几个孩子。

  而喜欢酗酒的里奥特也表现出极强的控制欲。他禁止社区成员同外界取得联系,未经他允许成员之间禁止交谈,也禁止发生性行为。

  如此严苛的规定,怎会有人自愿追随呢?因为里奥特是个富有魅力的人,并且很会说服人。在建立“蚂蚁山的孩子”以前,他曾在某教会教授戒烟课程,提倡远离烟草和垃圾食品的健康生活方式,由此获得了一些追随者。

  由于自命不凡,里奥特很快脱离教会出来单干,他先是开办了一个“健康生活诊所”,开发了诸如用葡萄汁代替药物治疗白血病等所谓新型“疗法”。

  ▲洛克•里奥特(Roch Theriault)

  1978年夏天,里奥特突然宣称自己与上帝进行了对话,上帝告诉他,世界末日将于1979年2月17日到来。

  为了避难,追随者们跟着“救世主”里奥特搬到了魁北克一个远离文明的地方,他管那里叫“永恒之山”,称在那里可以免受上帝之怒。

  于是,成员们开始建造自己的城镇。在里奥特的监督下,他们像一群蚂蚁般在山间劳作,这便是社区“蚂蚁山的孩子”的由来。

  然而,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而至。里奥特用以自圆其说的理由是“上帝的时间与凡人的时间不一样”。

  用暴力控制社区

  在社区“蚂蚁山的孩子”里,里奥特要求大家都必须称他“摩西”。女信徒都是他的“妃子”,他和其中9名女成员共生下22个孩子。到了20世纪80年代,这个团体已经发展到近40人,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代表对社区的奉献和忠诚。

  在外界看来,他们就像一小队古怪的自然爱好者,靠出售烘焙食品和手工艺品为生。但在社区内部,里奥特对全员实行严格的监视和严厉的管束。没有赚到足够钱的人要被惩罚,不集中注意力的人要被惩罚,企图逃跑的人要被惩罚……

  里奥特的惩罚手段也很极端。

  比如,让信徒用锤子砸碎自己的腿,坐在燃烧的炉子上,互相射击,吃死老鼠和粪便等等。他甚至要求一名成员砍掉另一名成员的脚趾,以此来证明忠诚。

  孩子们也不能幸免,他们遭到性虐待,有时还被火烧,被扔在暴风雪里,或被钉在树上遭其他孩子扔石头。

  而随着里奥特酗酒越来越凶,他的虐待和暴力行为也在不断升级。比如时不时用电焊烫信徒,用钳子给信徒拔牙,刺伤并殴打信徒等等。

  除了暴力,里奥特还亲自操刀帮人做“手术”,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神力。他曾用纯酒精作麻醉剂,用菜刀为一名两岁的男孩做包皮环切;他阉割了23岁的盖伊(Guy Veer),称这样可以治疗头痛,后来被盖伊报警揭发;当然,还包括本文开头的那场离奇的“手术”。

  他们为何至死不渝?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尽管饱受折磨,这里的人们却从未质疑过里奥特的权威,也从未责怪他在身体和精神上对他们造成的伤害,甚至表现得更为“忠心”。因为他们相信,这些苦难会给他们换得通往天堂的门票。

  但天堂遥遥无期,监狱却近在眼前。

  1982年9月,里奥特因过失罪被判处两年监禁。但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的信徒竟还是无一人离他而去。相反,他们在监狱附近租了房子,不断打电话联系他们的“救世主”。

  里奥特出狱后,“蚂蚁山的孩子”又搬到了一处新的荒野——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Burnt River附近。这时的社区成员包括9名女性、2名男性和20多个孩子——绝大部分是里奥特亲生的。

  1989年,里奥特终于因东窗事发再次遭到逮捕。但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妻子”们仍然继续追随着他,并通过探监又为他生下了4个孩子(里奥特死时共有26个孩子)。

  2011年2月26日,里奥特在狱中同一名犯人发生了争执,不成想对方竟用手工刀结束了他的生命,然后轻描淡写地向狱警自首:“我把他削死了”。

  这位“救世主”,竟以这样一种狼狈的姿态黯然谢幕。

  毫无疑问,“蚂蚁山的孩子”是一个典型的邪教团体,通过“末日论”、与世隔绝、性与暴力等方式控制着信徒的身心。

  为了让世人了解里奥特的罪恶,美国作家保罗●凯赫拉(Paul Kaihla)和加拿大、芬兰作家罗斯●拉弗(Paul Laver)曾在1993年合著出版了《残暴的弥赛亚》(Savage Messiah)一书,对这个小型末日派邪教进行了分析。

  2002年,加拿大拍摄了同名电影,讲述了里奥特的故事以及随之而来的法律问题。

  至于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个饱受摧残并勇敢揭发里奥特罪行的葛布丽,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回忆录,书名叫做《羊的联盟》。

  ▲《羊的联盟》

  事实上,当时的场景一定比书籍、电影描绘的更血腥,邪教也永远比你想象的更凶残。邪教头子里奥特虽然死了,但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还游荡着如他一样的鬼魅。而只要恶魔还存在,暴力和伤害就永远不会停止。你有多警醒,它们才可能离你有多远。

编辑:王从响

“全能神”邪教的活动特点及识别防范方法

2014年5月28日晚,为宣扬邪教、发展成员,张立冬等6名“全能神”邪教信徒在山东招远市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内,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将他们认定的“魔鬼撒旦” (被害人)围殴致死,案件恶劣之至,举国震惊,案发三年后仍然让人感到邪教的残忍和疯狂。那么, “全能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有很多群众被蛊惑拉拢?三要现身说法,配合政府有关部门帮助其他“全能神”人员尽早脱离邪教泥潭。

徐州:邳州依托“平安在身边”晚会开展反邪教宣传

为进一步增强群众识别邪教、抵制邪教的能力,营造安全、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八月中旬,邳州市公安局开展“平安在身边”文艺晚会,邳州市防范办联合运河街道、经济开发区依托晚会,同步开展“崇尚科学,关爱家庭,珍惜生命,反对邪教”为主题的反邪教宣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