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莫邪青锋 > 要闻
寒假另类书单:这十本书揭秘真实的邪教生活
2018-02-13 08:14:00    来源:中国反邪教

  邪教对于人类,不仅毒害人的肌体,而且侵蚀人的灵魂。在历经被邪教扭曲的生活后,许多人终于看清邪教的本质,纷纷选择与之决裂,并公开走上与之斗争道路的人生历程。斗争,揭露、批判也。对邪教的斗争,方式不一。今天,我们不妨看看控诉邪教的那些书,倾听当事人是怎样看待邪教的。

  1.《邪教家庭的成员》

  该书作者是邪教“曼森家族”前成员64岁的戴安娜。2017年10月24日,新西兰先驱报报道戴安娜出书披露邪教生活。戴安娜14岁受查尔斯曼森蒙骗加入了邪教“曼森家族”。戴安娜在她的新书《邪教家庭的成员》中称曼森“非常聪明”,当她需要一个家时,他利用了她的弱点。“他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去察觉别人的弱点、需求和愿望,他让人相信可以实现他们的愿望。”“我需要爱和感情,我需要一个家,我需要存在感,他可以立即说出我的想法。”“他告诉我,我应该忘记父母,放弃我的禁忌。他明确表示他希望我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我觉得那时我没有任何退路。所以加入了他的邪教。”查尔斯曼森是美国历史上最疯狂的超级杀人王,他所控制的邪教组织丧心病狂、杀人如麻,因此被判终身监禁,11月19日在加利福尼亚科恩县(Kern County)一家医院因病去世。

  2.《逃离“科学教”》

  2017年9 月19 日,前“科学教”成员、曾经位居海洋机构高层的凯伦施勒斯的回忆录《逃离科学教:一个内幕知情者的真实故事》在亚马逊网站上线。艺术家彼得和凯伦施勒斯夫妻受到“科学教”的名流诱惑,脱离好莱坞职业生涯加入到“科学教”极端主义团体一一海洋机构。在科学教教主戴维密斯凯维奇的封闭控制下,他们渐渐融入到这种危险和激进的生活方式。在为自己打造的精神牢笼中,囚禁和虐待成为家常便饭。历经三次逃跑之后,凯伦在两难之间做出了与之公开斗争的抉择。凯伦的叙事回忆录显示,由L罗恩哈伯德和戴维密斯凯维奇炮制的“科学教”计划,漏洞百出:尽管教会领袖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信徒,让追随者盲目崇拜,并付出巨大的金钱或者生命代价以期达到所谓的精神自由,但他们还是低估了那些有足够勇气摆脱教会进而揭露内幕的个人意志力量。该书叙述迷人,引人入胜,富于启发教育意义。它揭示了无论人们有多么聪明和富有创意,总难逃脱被“科学教”的魅惑歌声引诱。

  3.《碎石之声》

  2017年4月25日,揭露、控诉“摩门教基要派”邪教本质的《碎石之声》一书(平装本)重印后再次在美国亚马逊商城(amazon.com)上架发行,受到媒体和读者好评。该书根据作者露丝瓦丽娜亲身经历写成,详细叙述了“摩门教基要派”在墨西哥隐秘发展一夫多妻制邪教社区,并对信徒进行欺骗和迫害的历史。露丝瓦丽娜自幼在墨西哥的一夫多妻制“摩门教基要派”莱巴伦社区长大,15岁时逃离并搬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她在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抚养了3个最年幼的妹妹。露丝瓦丽娜回忆,社区教堂的传教士教导说,上帝会通过摧毁这个世界来惩罚恶人,女人只能通过进入一夫多妻的婚姻,并且尽可能多的生孩子才能进入天堂。从一个无辜孩子的角度,《碎石之声》一书是一个女孩争取和平与爱情的重要回忆,是关于胜利、勇气和坚韧的故事。

  4.《一夫多妻制邪教徒的女儿》

  据《犹他新闻网》(deseret.com)2017年4月20日报道,安娜莱巴伦(Anna LeBaron)出版自传体新书《一夫多妻制邪教徒的女儿》,讲述其颠沛流离的邪教生涯,以及身处邪教带给她的孤独、贫穷和恐惧。安娜的父亲是一夫多妻制邪教徒艾维尔莱巴伦(Ervil LeBaron),母亲则是父亲不合法的13个妻子中的一个。安娜莱巴伦作品的力量来自于她写出了身处极端主义宗教的孤独。作者生动描述了她每天面临的贫困、虐待、疏远和恐惧,并由此揭开了笼罩在一夫多妻制邪教的迷雾。现在安娜摆脱了邪教,成为一夫一妻制度下的一名普通妻子。

  5.《逃离邪教村》

  高田出版的《逃离邪教村》于今年2月在日本出版发行,被称为漫画书《生活在邪教村》的续集。作者出生在一无所有的邪教村,长大后,在村里接受残酷的劳动以及被不合常理的规矩束缚,作者的青春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的。作者为什么要离开这个村子?作者用漫画的形式将这些疑问一一呈现,《生活在邪教村》出版成书,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读者的呼声中,《出生在邪教村》的续篇《逃离邪教村》一书应运而生。该书主要内容为青春期过后,作者在19岁的时候选择离开这个团体,走向普通社会开始新的独立的生活。

  6.《浪子回头》

  2017年初,美国作家夏琳艾奇自传《浪子回头:逃离原教旨主义和“圣路国际”邪教控制》一书出版,讲述了她身陷美国最大邪教之一“圣路国际”十七年的经历。夏琳出生于美国马里兰州一个天主教家庭,1968年最亲近的母亲逝世。经历了失去亲人的悲恸之后,还未成年的夏琳脱离了原有的天主教信仰和家庭,转而落入由充满魅力的维克多保罗威尔维勒(Victor Paul Wierwille)领导的小教派——“圣路国际”的掌控之中。这个最终发展为美国最大邪教之一的组织将夏琳控制了整整十七年。夏琳相信是上帝将她引向威尔维勒,她接受了威尔维勒为期两年的集中培训计划——圣路军团,这一计划是为培养忠诚的领导人而设计的。当威尔维勒警告信徒们该教派可能会遭到政府袭击时,她已经准备好要脱离这个组织。但她忽略了威尔维勒偏执和暴虐的危险信号:他把持不同意见者看作是魔鬼的代言人,强迫信徒们观看色情内容,操纵信徒们用所谓“锁箱”保守秘密,宣扬反犹太主义,由武装保镖们贴身护卫。《浪子回头》不仅是一个出色的警世故事,更是对原教旨主义危险性和邪教破坏性的事实陈述。夏琳艾奇通过她的个人故事,展示了一个脆弱的人是多么容易被独裁领导人欺骗,要找到出路又是多么艰难。

  7.《邪教孩子》

  2015年12月22日美国基督教福音派门户网站patheos.com登载文章,推荐了温妮考克西斯(Vennie Kocsis)的自传《邪教孩子》(Cult Child)。目前该书纸质版及KINDLE电子版同时有售。作者以在“上帝运动”邪教中的亲身经历,讲述了邪教对儿童的身心残害真实故事。邪教对于人的心灵创作总是无法弥补的。温妮考克西斯在书中不想对虐待做过多描述,以免触发可能读到此书的原教徒的伤痛往事。“上帝运动”(The Move of God)也被简称为“运动”教,上世纪60年代在佛罗里达州由一名原浸礼会牧师所创立。作为牧师,教主山姆怀夫(Sam Fife)是一名非常有魅力的领袖。山姆的教义认为,所有的医疗问题,如生病,都是魔鬼上身的结果。该教有严格的管理规定,聚居地有武装卫兵24小时监视,女性只能穿短裙,男性必须剪短发,不得留胡须,教徒必须得到长老许可才能做某种特定工作或结婚。

  8.《邪教姐妹》

  据南非《星期日时报》、《先驱报》等媒体报道,女作家莱斯利斯梅尔斯的新书《邪教姐妹》即将由南非专有图书公司出版发行,作者在书中自曝曾深陷美国“吉姆罗伯茨信仰团”长达10年,期间被逼迫与陌生男子结婚并生下3个孩子。该团体的信徒风餐露宿,甚至捡垃圾桶的食物吃,被作者形象地称作“垃圾箱啃食者”,其悲惨境遇令人唏嘘和反思。据“安大略争议宗教信息网”介绍,“吉姆罗伯茨信仰团”由海军陆战队前中士吉姆罗伯茨于1971年创立,2000年时信徒就已超过100名。罗伯茨被信徒尊称为“长者”、“兄弟福音”。该团体为游牧宗教运动,遵循简单的生活方式,信徒在北美洲各地活动,通常在美国境内,偶尔去加拿大和墨西哥旅行。平时分散为多个小团体,每个小团体派驻一名资深信徒掌管。因团体内部严酷规定和前信徒的控诉频频曝光而屡发争议。

  9.《末日烈焰》

  《末日烈焰:一个黑人男孩的白人至上末日论邪教经历》(The World in Flames: A Black Boyhood in a White Supremacist Doomsday Cult),是曾四次荣获美国最佳随笔奖的作家杰拉德沃克(Jerald Walker)根据自己的童年经历所撰写的一部回忆录。沃克在该书中,以孩子的眼光,观察了沃克父母及其本人所加入的一个带有白人至上主义、信奉末日论的邪教组织“普世上帝教会”,并在这个邪教的末日预言屡屡失灵后,对自己的人生命运进行思考。《末日烈焰》一书中所记录的时间,开始于1970年,当时作者6岁。自记事起,他就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教会的教徒,而且觉得这个教会的教义不但令人难以捉摸,而且还很让人害怕。在教会中,普通信徒受制于恐惧、恐吓和威胁。任何人胆敢脱教,必然会在今生历尽艰难。这部回忆录于2016年9月出版,在著名网上书城亚马逊网站有售。

  10.《再见,耶和华》

  现年35岁的米沙阿努克不再是“耶和华见证者”了。他根据自身经历撰写了一本关于他如何逃离这个邪教的书,名叫《再见,耶和华》。阿努克认为,“耶和华见证者”们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和善友好的,外加有点喋喋不休。他们不会鼓动教众采取集体自杀的行为或者是对教众进行系统化的洗脑,但是他们擅于利用一些很有效的手段来控制教众的意识从而操控个人。书中介绍,从青少年时期起,阿努克就已经明白他无法像他爸爸一直宣称的那样感受到上帝的存在,这使他感到很无措甚至恐惧。12岁时他被迫挨家挨户地去敲门,向这些家庭传教布道,此外他还必须向他的同学们传教。这使他看起来非常的怪异,以至于同学都疏远他。现在回想起当时的行为,他感到非常的羞愧。现在阿努克已经脱离了“耶和华见证者”这重身份。

  当然,揭露、控诉邪教生活的书籍远不止这些。但愿通过这些书籍的介绍,能警示更多人远离邪教。

编辑:王从响

“全能神”邪教的活动特点及识别防范方法

2014年5月28日晚,为宣扬邪教、发展成员,张立冬等6名“全能神”邪教信徒在山东招远市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内,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将他们认定的“魔鬼撒旦” (被害人)围殴致死,案件恶劣之至,举国震惊,案发三年后仍然让人感到邪教的残忍和疯狂。那么, “全能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有很多群众被蛊惑拉拢?三要现身说法,配合政府有关部门帮助其他“全能神”人员尽早脱离邪教泥潭。